涨工资后快递员和大家都不开心

  日,王兴一句“美团的意思就是一起更好,共同富裕本身根植于美团的基因之中”席卷互联网,迅速在业内掀起了互联网公司“旧名新解”的潮流,而一番解释后,几乎所有公司都从名字里找到了共同富裕的“基因”,网友则纷纷感概中华文字博大精深。

  一个公司基因里是否带着“共同富裕”,我们不得而知,但近期,互联网公司在底层员工方面的行动突然密集了起来。

  8月17日,滴滴车主App上线试行“司机收入报告”,通过透明账单,乘客支付金额、司机收入金额都一目了然;

  8月23日,京东在财报中披露,今年上半年,京东物流为26万一线员工支付的月平均工资支出超过1.1万元,同时还为物流小哥提供包括意外伤害商业保险在内的六险一金;

  8月31日,王兴表示,在外卖骑手福利方面,美团将为外卖骑手引入强制休息,据悉,可能连续送单超过4小时的,系统将发出疲劳提示,20分钟内不再派单。

  再加上这两天整个快递行业全网派费每票正式上调0.1元,直接给快递员涨工资,原本对底层员工问题避之不及的互联网相关公司,似乎不约而同地开始改善平台服务工作者的待遇。

  进入2021年,互联网商业暗潮汹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站在庞大底层员工的角度来看,这种主动性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

  互联网发展数十年,连接消费者和服务的平台型经济不断壮大,不仅为用户创造了新的便利,同时也提供了大规模的就业岗位。这其中尤以外卖、快递、网约车为代表,比如京东,京东体系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员工数近40万人,这个数字大约是华为员工数的约两倍、腾讯员工数的4倍,甚至远大于大部分实体企业的体量。

  然而这部分底层员工的待遇、工作环境及社会保障,在互联网巨头们加速扩张,收获来自资本市场的掌声和鲜花时,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视的。去年,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热文,彻底暴露了掩藏在互联网商业繁荣下的群体劳动困境。

  如今互联网公司固然纷纷表态,可为改善底层员工待遇所付出的代价由谁买单?又或者这些举措能不能真正给底层员工带来福利,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

  在京东的财报会议上,京东高层对外宣称,一线员工支付的月平均工资支出超过1.1万元,可是放眼整个快递行业,75%的快递员收入不足5000元,每个月能够拿到1万元以上的比例只有0.73%。而且超过三成快递员一天工作10~12个小时,剩下的两成则工作时长在12小时以上。

  对快递员来讲,最终到手的钱有多少其实是他们最关心的。派费上涨0.1元,虽然每月可能多增加了约500元收入,但是这点涨幅只是暂时中止了派费持续下跌。一位快递员表示,目前派费大致在1元左右,按照以往,上下浮动的价格也就在0.1-0.2元,“涨0.1元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而一次罚款就能扣掉200元”,因此,多数快递员对此次派费上调并没有表现出多高的积极性。

  派费上涨,其实对企业的价值远大于对快递员的价值,离双十一还有两个月,快递公司亟需稳定末端网点,以保证在这个购物狂欢节中正常运营。当然,这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不只是快递员能多拿多少钱,而是这部分让与快递员的利益最后会转嫁到谁身上?

  首先从目前快递公司的盈利状况看,通达系想全部负担起上涨后额外的支出有些困难。以圆通为例,2020年圆通日均单量为3500万件左右,如果每件派费增加1毛的线万元,一个月就是1.05亿元。2021年上半年圆通净利润为6.46亿元,也就说圆通上半年的净利润刚好能用来支付多出的6.3亿,但恐怕没有哪家企业这样做生意。

  2021年9月1日起揽收的所有快件上涨0.1元/票,该费用用来提升末端网点的派送质量,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度。换言之,涨派费的负担已然转移到商家头上。

  快递公司面临的这种困境,外卖平台也同样如此。他们都是利用体系内的相互关系或是规则的重新制定,能够把风险一层一层往下转移,同时也好让自身摆脱舆论漩涡,可是,这种做法往往会被诟病是在避重就轻。快递公司上涨派费,却仍对给快递员带来重大压力的惩罚机制熟视无睹,外卖平台强制骑手休息,也并不能改变骑手被平台算法裹挟的“弊病”。

  1毛钱,快递公司都不堪重负,而外卖公司若是给高达四五百万的骑手缴纳上百元保险,这个钱无论美团还是饿了么,都出不起。按监管指引,商业保险转由外卖平台来缴纳,按二三线元的水平计算,此一项每年的支出就得在51亿元左右。所以,平台所面临的压力之大,超乎想象,因为这几乎是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又是必须且应该解决的问题。

  快递公司集体涨派费,快递员工资增加,消费者在关心这件事之外,其实更在意另一个问题,一位网友称,派费涨了,以后快递能送货上门吗?这个疑问说出了不少消费者的心声。

  件计算,快递员每月大概能增加500元收入,可如果快递员每件都送货上门了,他必然不可能再每天成功派送200件快递,这样一来,快递员每月增加的收入就大大低于500元了,这也完全违背了提升派费的初衷。快递员工资上涨,并不能换来送货上门,这一事实令消费者大失所望。

  从这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尽管消费者的主流舆论一边倒地支持维护快递员、外卖骑手等底层员工的权益,且加大炮火攻击互联网公司,指责资本“吸血”劳动者,可一旦触及到自己的利益,这是不容让步的。

  消费者希望的是既让底层员工免于“压榨”,同时自己获得的服务水平还得提升,只是在平台看来,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比如外卖,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消费者也习惯了加速送餐之后,算法可能会因为消费者意愿的提升再次加速。在这个无限循环的过程中,受益的不只是平台,也包括消费者,消费者习惯了更快的送达速度,平台如果为了照顾骑手而降低对时速的要求,那消费者必然不乐意。

  由此可见,外卖平台在算法上的症结,就如同快递行业永远解决不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互联网公司在效率和人性化之间总得选择一个。

  月,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制定《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和《快递员劳动定额标准》,建立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机制。而在外卖行业,多个主管部门也联合发布了一系列指导文件,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其实近几年互联网经济野蛮生长,繁荣的泡沫和增长的奇迹本身就掩盖了很多问题,如今随着风口论失效,这些问题已经逐渐浮出水面。在行业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平台由单纯的效率提升转向收入的合理化分配、以及平台背后生态的人性化考量,是必然的,只是现在这个转变过程被提前了而已。

  不过一个核心的问题是,互联网风口中靠补贴和无序扩张厮杀出来的互联网公司,很多连盈利问题都没有解决,又如何投入员工待遇福利提升这一“无底洞”呢?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

  情报 滴滴橙心优选11月或关停全国业务;66家新三板精选层企业半年报逾九成实现盈利 ;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

  力索®(盐酸普拉克索缓释片):对抗帕金森“开关现象”和“剂末现象”的利器

  情报 “叶飞举报案”最新进展公布;全国年内已打掉380余个虚拟货币洗钱等团伙;今年203家房企申请破产

  情报:小霸王再增破产案件;字节跳动旗下“好好学习”App宣布将停止运营;B站已完成支付域名备案

上一篇:派件费每单涨01元 “涨薪留人”能否改变快递网
下一篇:圆通速递于上海成立新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企业资讯今日湖北网
服务热线

http://www.ankaradadepolama.com

金宝搏体育,金宝搏官网,金宝搏app,金宝搏下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