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死了快三年了我竟收到他寄来的快递拆开里

  2018年7月13日,我收到一条挺有意思的微博私信,一个叫李珊的姑娘发的,说自己前几天收到了一个快递,现在也没敢拆开,但也没舍得扔。李珊说不是,她啥也没买,这个快递是她老公寄给她的。但这里面有个问题——她老公已经死了快三年了。我给她分析了一下,说这有可能是因为个人信息泄漏后,有人拿着刷单,这种事儿常有。李珊说她也查了,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不敢开,问我能不能帮她把这个快递打开。我说不是,你身边就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么,就这事儿,还用得着上网找个人儿么?她说自己是真害怕,和闺蜜说了,闺蜜也很害怕,又没啥男性朋友,所以想向我求助。16号的时候,我发现这姑娘又给我发私信了,发了得有一两千字,还有图片,特别着急。我扫了一眼,大概的意思就是自己拆开快递了,特别害怕——快递里面是一件寿衣。

  我加了李珊微信,问她在哪儿,快递扔了没有。她说没有,寿衣她不敢拿回家,暂存在小区物业。她已经报警了,但寄件人的电话、信息什么的,都是假的。对方用的是一张“黑卡”,用别人电话登记和注册的快递app,在马路边上寄的件,现在只知道发货地点是北京,其他都不知道。

  我和李珊约好,下午两点在她家楼下见后,打电话给我的助手周庸,问他在哪儿。他说约了一姑娘,在国贸游泳呢,我说别游了,快擦吧擦吧,开车过来接我。李珊家住在安定门附近一小区,10号楼3单元1501。等周庸接上我后,我俩一起过去,先打电话让李珊下楼,去物业把快递拿上,然后一起上了楼。李珊开门后,找了两双拖鞋,让我俩换鞋进屋。在沙发坐下后,我和她先说好,帮她调查的条件是,关于这事儿发生的一切,我都可以在不泄露她信息的情况下,卖给媒体或者自己写作。她说可以,我拿出准备好的合同,签了约。周庸在旁边一直研究那件红色带花的寿衣,还抖擞了一下,把上面的灰抖擞干净了。我说咋地,你这是要试穿啊?他说徐哥,你还别说,感觉和我那天去SKP买东西时,看见的一件外套有点像。我说行了,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咱先研究研究这是咋回事儿。周庸问我咋研究。我说根据对方挺谨慎,电话卡都用假的,不太可能去实体店买东西,因为实体店有摄像头,所以咱先在网上找找。我让周庸用手机拍了张寿衣的照片,图片搜索,看淘宝上有几家卖这件寿衣的。结果发现,这款寿衣有很多家卖,但和别的寿衣不太一样的是。这款寿衣的很多图片,都是有模特穿着的。周庸懵了,说卧槽,现在寿衣都有模特了么?我说本来就是件衣服,是人非得给它赋予点意义,有模特咋的了,穿着上街也没啥jb事儿。

  我们问了几家店的客服,能不能告诉我们,最近有没有北京的买家,对方都说不能透露顾客的隐私。感觉是无用功,我们就没接着往下问。周庸说,徐哥,专门买这种有模特的寿衣寄过来,对方会不会是个恋尸癖啊?我说一般情况下不会,根据我接触过的恋尸癖,他们对活人的兴趣都说不上大。也有先把人弄死再奸尸的,但那种一般都是连环杀手,他们无差别作案,随机性很高,不会给你邮件寿衣,先警告你一下子,让你产生警惕。李珊在旁边听我俩分析,吓够呛,都淌眼泪了,问我们她到底咋办。我检查了一下她家的门锁,是内外双蛇型匙槽的超B级锁芯,说暂时先保持警惕吧,别点外卖别随便开门什么的,上班出门都约人一起,别自己行动。

  检查完门锁后,我开始拿望远镜检查附近有没有人在暗中监视李珊,没发现什么线索后,我问她,最近是否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新认识什么人了么?她说不知道啊,她是做影视宣发的,每天要联系很多人,说话之间得罪人也很正常。李珊实在太害怕了,她把手机了解锁,递给我,说要不然你帮我看看,判断一下吧。我打开她的微信,发现好友有3000多人,脑袋嗡一下,因为我平时最不爱和人说话,微信里才五十多个人。于是我把手机递给周庸,让他看。周庸看了一会儿,说你手机快没电了,卧槽,这手机咋越来越烫。我扫了一眼,李珊的手机没套手机壳,是某牌子手机的旗舰机,最新型号,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烫。刚才我用的时候,还有百分之四十多的电,周庸看了不到半小时,就快没电了,手机掉电速度也有点过快。我怀疑她的手机里,有间谍软件。一般来说,手机被安装间谍软件后,可能有以下五种情况:

  1 发热2 掉电快3 总是重启4 浏览器记录里有没看过的网站5 手机里出现了没用过的软件

  我拿过李珊的手机,坐到她身边,和她一个个对了自己下载过的app。最后发现了一个叫75电影的app,她从来没下载过。

  我把她的手机连到电脑上,用反间谍软件查了一下,这个app确实有问题。又看了一下文件创建时间,是7月8号,我让李珊回忆一下,那天她都干嘛了。她查了一下微信聊天记录,说没干嘛啊,就是正常上班,然后晚上和闺蜜出去吃了一顿饭。周庸问她,是否借手机给别人过,包括闺蜜。李珊说没有,手机一直没离开过自己的视线。为了确定李珊说的,我特意跟她去了趟公司,检查了一下她放在公司的笔记本,没有被安装奇怪的软件,所以是同事做的可能性不大。又试探着给她闺蜜打了电话,说手机被监听了,她闺蜜第一时间建议李珊报警,感觉非常问心无愧。没有办法,我只好让李珊带着我,从她公司出门,把那天她离开公司后所有的行动重复一遍,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我们先打了个车,去了她家附近的中海环宇荟购物中心,在商场里买了两杯星巴克,又去了附近的一家烤鸭店吃饭。到了烤鸭店后,李珊说对,我当时手机快没电了,在这租了个充电宝。我看了眼那个共享充电宝,是个我没听说过的牌子,叫逆电。拿起手机,扫码租了一个。刚一插上,手机忽然提示我,是否信任该设备。这个充电宝有问题。

  我把充电宝还回去,让李珊又租了一个,说这个我拿回去研究一下,估计得多租一段时间,都是为了你,别心疼钱。她说行。回去我把充电宝用转接头连到电脑上,研究了一下——这里面果然又木马。这个充电宝,用的是能传输数据的充电线,你一信任该设备,它就会将恶意程序传到手机里,断开后依然能操控手机,不仅远程操控你的手机,还能进行实时监听和给你拍照录像。要是你洗澡或做那种事儿时带着手机,过一段网上就可能出现你的裸照或小视频。李珊和亡夫的信息,可能也是被间谍app从购物app上盗走的。第二天,我找到李珊,带着她去报了警。用共享充电宝时都长点心吧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结果7月25日下午,李珊给周庸打了一个微信语音,说警方给她反馈对方没有盗窃我的信息。周庸问她什么情况,李珊说根据警方给她的反馈,这个团伙就是利用共享充电宝,往别人手机里安装间谍app,然后利用别人手机不停的点击网页广告,以此赚钱。没盗取什么个人信息,也没给我邮寿衣。小心自己的手机成为别人刷钱的工具周庸马上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操,徐哥,那是谁干的啊?当天晚上,我们又去了李珊在安贞门的家。有人给她邮寿衣之后,我在她家门口和屋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我检查了这几天李珊家的监控之后,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儿。7月18日中午,20日晚上,21日下午,一个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的人,都来到李珊家门口,拿起她门口鞋柜儿里的鞋,走到角落里,脱下裤子,浑身开始哆嗦。周庸说卧槽,徐哥,他干嘛呢?我说还能干嘛,你想啥就是啥。他一边看,一边说,卧槽,卧槽?卧槽!我说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鞋柜最好别放在门外,有一种人叫“打胶人”,他们会趁人不注意,把自己的体液喷洒到姑娘身上,并拍下照片或视频。有时候他们也会跟踪到漂亮姑娘家,或者满楼找谁把鞋放在门口,如果门口有鞋就把那啥洒在鞋上,如果没有就喷在门上。也有喜欢男性的“打胶人”,所以男性也不是绝对安全,所以如果出门时发现门上或鞋上有奇怪的液体,直接就扔了吧。周庸说,别说了徐哥,我回家就把鞋柜儿挪屋里去。打胶人们会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经验我在查看室外监控的同时,也查看了室内的监控,发现一件事儿——这个打胶人总是能准确找到李珊不在家的时候,上门打胶。他好像知道李珊什么时候不在家。周庸问我,有没有可能,是小区的保安或者物业工作人员。我让他拿着视频截图,下楼对比了一下,发现体型都不像,经过询问,这几天也没有不来上班的人,所以暂时排除了。然后周庸又挨个敲门问了邻居,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我甚至找到了楼里所有把鞋柜摆在外面的人,都说鞋上没出现过可疑的液体,这说明——那个人,就是冲着李珊来的。而且,他有监控李珊的手段。我让周庸去我家,取了金属探测器和摄像头扫描仪,把李珊的整个屋子都检查了一遍,果然在饮水机的里面,找到了隐藏的摄像头。它在饮水器的冷热水红绿灯的旁边,伪装成了一个不亮的灯。

  我问李珊后,得知这个净水器,是在健身房充会员时送的,就跟她一起来到了安贞医院附近的健身房。这是个挺大的健身房,带游泳池的。李珊平时有个带她的教练,是个挺漂亮的姑娘,身材非常好,看见她来了,说李姐,你来啦,咋没提前跟我预约呢?李珊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说今天不练,有两个朋友想办健身卡,带他们来看看。健身房的门口,有一个大的宣传板,上面贴的是健身房所有教练包括工作人员的全身照,我和周庸站那看了半天,没发现有和视频拍到的相似的人。正看着,李珊的教练过来问我俩,说在看什么,周庸说,看看还有没有像你这么好看的了。健身教练的脸一下就红了,说那你办卡啊,我带你。周庸说行,那咱俩加个微信吧。转了一圈后,没发现什么线索,我们怕打草惊蛇,就离开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周庸和李珊的健身教练越聊越开心,他还约那姑娘出去吃了两顿饭。8月2号时,周庸问我,说徐哥,现在已经啥都能唠了,问不问问她饮水机的事儿。我说行,你问问吧。后来我发现,这种事儿还不是个例周庸把打胶人的监控截图发给这姑娘,问她在健身房见没见过这个人。姑娘回他,说和她一个会员有点像,等对方来了通知周庸。接下来的两天,这姑娘就不咋爱回周庸的微信了,我俩觉得有问题,就又去健身房找了她一趟,结果健身房的前台告诉我俩,说这姑娘辞职了。周庸挺伤心,问我说,徐哥,这姑娘是不是有问题啊。我说咋地,感觉感情被欺骗了?想点好的,最开始你不也想的是利用别人调查么。周庸想了想,说也对。我打电话把李珊叫来,和健身房的经理说了饮水机里有的事儿,威胁他们说要报警,他们说千万别,提出要把钱退给李珊,并作出补偿。我说补偿的事儿再聊,能不能先给我们看看你们健身房的监控。在我和周庸的报警加起诉威胁下,健身房的经理给我们看了最近一个月健身房的监控,我们发现,李珊的教练,经常带着的一个会员,和她家视频拍下的人体型有点像。健身房的经理经过查询之后,告诉我们,这个人叫何一田,是通过李珊走的亲属内部价格。何一田在健身房有一个自己的常用柜子,我们让健身房工作人员把这个柜子打开,里面有拖鞋,运动鞋,和一些洗漱的工具。还有一个手机。我把手机拿出来,让周庸去车里取了我的笔记本后,连上电脑破解密码(具体过程之前写过太多遍,不再多写了,也怕有人模仿),发现他收到很多短信,问他怎么还不上游戏,让他快点上游戏。我在手机里找游戏,发现只有一个传奇私服的手游,“是兄弟,就来砍我”那种。我打开手机,发现传奇私服里有很多的人,他们都在通过喊话,交流找姑娘和买卖视频的事儿。

  有新人不知道去哪儿看视频,在游戏里询问,有人告诉他,去下载一个叫telegram的app,然后加入一个叫“探花”的群组,里面有交易方式。telegram,一款带阅后即焚功能的app,我知道的很多色情交易和不法交易都是通过这个app。我在telegram加入了他们的群组,花20块钱,购买了一些真实偷拍的视频,其中就有李珊刚洗完澡,在客厅走来走去的视频。看视角,正是饮水机。我们要到了李珊健身教练的地址,从健身房出来,周庸问我,他为啥不把手机带回家,要放在柜子里呢?我说可能家里有老婆孩子啥的,不愿意被发现。李珊的健身教练住在德华里附近,一个比较老的小区,我和周庸开车过去,上楼敲门。没敲几下,教练姑娘就给我俩开了门,她看见周庸还一乐,说你来啦,我刚做好饭,要不要吃点儿?周庸问她吃啥,她把我俩领到客厅,指了指茶几,说尖椒炒小腰,刚闷好的米饭,五常大米。周庸和她聊着的时候,我在她家四处转了转,看见厨房的地上一地的血。我趁她不注意,从身后冲过去抱住她,周庸虽然也不知道为啥,也冲过来帮我。这姑娘不愧是健身教练,贼有劲,我俩差点儿没按住她,一直在支吧,最后是邻居听见这屋的打斗声报了警。警察一上门,这姑娘就泄气了,一直哭,但不再反抗,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了派出所。她是个外围,为了在北京买套房,当健身教练的空闲偶尔出去卖身,但没想到被一伙人盯上了,偷录了卖淫视频威胁她,逼她为他们卖淫、拍视频赚钱。这伙人做事很隐蔽,平时只用传奇私服和telegram在线联系和交易,非常不容易被发现。

  得知她是健身教练后,这伙人交给她一个任务——在健身房物色有钱又单身的女的,然后帮着撮合。他们“搞定”这帮有钱的女人后,又可以拿视频威胁骗钱。李珊作为一个有钱的寡妇,就是这么被盯上的。健身房赠送的饮水机,里面装的摄像头也是他们逼着这姑娘弄的。收到那种饮水机的,也不止李珊一个人。等到周庸问这姑娘这件事儿时,她知道有人在调查,感觉自己的人生完了。就把那些胁迫她的男性,一个个约到家里,在水里下了安眠药后,再用刀捅死。她对这些人有多恨呢?我和周庸去她家时,她正在吃的那盘尖椒炒腰子,就是其中一个人的肾脏。其实这些年,我手里一直有全国最大的几家外围、商务模特组织的联系方式,以及大量的资料,本来想写写这条产业链,但觉得抛开卖淫组织,所有的姑娘们都是,如果要曝光她们,和那些总是“借故身体不适离开现场的”报道一样低级,就一直就没写。前几天我和李淼吃饭时,聊起了很多连环杀手专杀失足妇女的事儿,他说,要是有个失足妇女是连环杀手,那就太可怕了。我当时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女魔头”,她既是失足妇女,也是连环杀手。另一个就是李珊的健身教练,这姑娘报复了伤害自己的人,但自己也完了。李珊后来把房子卖了,搬家的时候,她给周庸打了个电话,说不小心把结婚时候买的镜子打碎了,那镜子是她去世的丈夫买的。周庸让她别伤心,这是好兆头,碎碎平安,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平安。李珊说不是,她在打碎的镜子后面,发现了一张她丈夫当年贴上去的便利贴,上面写着:一生平安,白头偕老。

上一篇: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98%农村每天有1亿件包
下一篇:监守自盗!三亚一快递公司员工盗窃包裹内白金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国家邮政局:中国快递平均单价降低至106元
服务热线

http://www.ankaradadepolama.com

金宝搏体育,金宝搏官网,金宝搏app,金宝搏下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