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串起商业板块!这里的快递有了新玩法

  7月末,台风“烟花”过境,从北京到井冈山,历经航班取消,转乘火车,继而遭遇火车晚5.5小时,原本5个小时的行程硬生生扩容为24小时。一路南下,一路风景,有阴霾,有风雨,有高山,有平原,亦有到达井冈山的阳光明媚与心怀期待。从准备采访到最终成行,好似忽明忽暗的天气,“快递进村”背景下推进共配落地虽然存在诸多不易,但其前景与意义依然深远。

  一下火车,久等多时的李正提便风风火火地带记者去共配场地参观。李正提创办的井冈山市瓯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井冈山市供销社依托社属企业,企业成立的目的之一便是全面推广“互联网+第四方物流”供销集配体系建设。近几年,李正提牵头建立供方、需方和第三方物流企业之外的第四方集配中心,整合本地区农特产品、日用消费品、农资、物流快递等企业仓储配送资源,将原先分散的农产品、快递流合而为一,共享仓配体系,通过统一集中配送和智能快递柜投递实现城乡高效配送及包裹精准寄收,践行着共配理念。驱车不到10分钟,我们便到达了目的地。在数百平方米的场地上,行车、停车区域足够车辆周转。二层楼中,楼下一半多面积是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百世、德邦、优速、极兔等快递企业的共配分拣区域,还有一部分为仓储、冷库及井冈山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点,楼上则是办公区、展示区等。

  30多年前,李正提的父亲与家人共同创立了瑞安市振武物流有限公司,如今公司已在全国建立了完善的物流网络。正是因为这样的缘由,李正提对快递物流也并不陌生。借着政策的东风,他顺利拿下了江西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的“互联网+第四方物流”供销集配体系建设项目,研发中心设在上海,他和一些同事负责在井冈山落地。

  从最初尝试共配到如今落地升级,李正提坦言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亦步亦趋地尝试,慢慢地改进,如今的他已有些许心得。数据化地将派件地址进行标记,例如将小区、商圈标记为数字“832”“834”等,当快件经过扫描仪时会被系统自动识别,收到指令后,快件便可自动到达指定格口。

  “这样就把人员的成本降了下来,在效率提高的同时,准确率也大大提升了。”李正提说。在分拣场地内,工作人员被分为几组,一组负责将流水线上的快件归置进相应格口,一组负责将必须送到店、送到家的快件装上快递车,还有一组负责卸车等工作。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的快递车可以经由缓坡直接开到操作场地。“所有的小的改变都是我们通过实践一点点改进的。”从传统的寄递方式改为如今集中共配的方式,负责送货上门的快递员被精简至10人以内。

  经过不断探索,他和当地的快递企业达成协议,负责将几家快递企业的快件整合,研发普适的分拣系统。又与小驿科技公司在数字化网格方面合作,把配送网格细分到每一个小区、每一个商超、每一栋楼,然后由专人负责将快件从共配中心运往遍布城乡的驿站或智能快件箱。对快递公司来说,原先的下乡难题有专人解决,避免了每家公司都进村造成的资源浪费,同时也有效地控制了运营成本。“当每个人都面临相同的困难,大家都有相同的需求,张三的痛点也是我自己的痛点,那么,这个痛点是有可能被消除的。”

  乡镇的小型超市、菜店、粮店都有进货的需求,快递也有下行至农村的需求,但因为少量的快件跑20公里至30公里的距离显然在运营上是不划算的。自然而然,共同配送是一个较为优质的选项。

  快递在李正提的商业版图里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接受采访时,他指着电子显示屏上的数据向记者介绍:“阳光苑产生了22个订单,总价624元,这些订单的产生正是因为有快递的引流。”

  在井冈山大大小小的小区、街道,几乎每隔几百米就有快递柜或快递驿站分部,这些布局都是李正提从无到有的尝试。以快递为抓手,工作人员将包裹投到快递柜,用户在扫码取件的过程中就无形中接触到了李正提的另一个商业平台“壹秒食速”,这个平台有日常生活用品、农特产品、城市服务信息等。

  整个吉安地区有13个县,其中遂川县和莲花县已开始试行。2021年,李正提预计在井冈山一半以上的县城推行共配模式,他希望将优化迭代的新模式应用落地到井冈山将要开展快递共配业务的县城。李正提与小驿科技合作,运用末端快递物流数据平台“私家驿站”和集社区团购、餐饮生鲜配送、线上便民服务于一体的“壹秒食速”配送平台,利用“私家驿站”大量的快递流量数据收集,整理建立大数据平台,再将后台数据转化到“壹秒食速”平台对接各种类型的商业便民服务。

  “新城区每天有600多单订单,营业额为1万元至1.5万元。”这样的营业数据与隔壁的县城遂川县相比有不小的差距。李正提解释称:“遂川县常住人口有60多万,而新城区只有3万。”老县城、新城区、旅游风景区,每个区域相距20公里至30公里,总人口约15万到17万。

  因为井冈山人口及消费市场体量不大,李正提坦言其实做得有些艰辛,但这样的模式穿起了县、乡、村多个层级。在“最初一公里”有电商和产业,在“最后一公里”有末端快递网络,拥有两端资源也使得其在贯通模式探索中的试错成本有所降低。

  夏坪村、罗浮镇、井冈山旅游风景区附近,以及城区内某小区,记者实地调研了4处快递末端配送点。

  以城内某小区的配送为例,配送中心的工作人员负责将快件短驳至指定的快递柜或是快递驿站,但是中心工作人员并不负责快件的入柜或是入站程序。李正提的做法是,在社区招募有意向的社会闲置劳动力,每件快件给到相应的报酬,由对方负责将快件投到智能快件箱。

  采访中,记者也恰好遇到了从事这一工作的居民。“我在附近住,孩子上学后也没什么事儿干,正好投投柜子,还能额外赚点零花钱。”这份时间恰当的工作,对方显然很满意。因为台风季的原因,大雨突至,但对方并没有慌张,走至快递柜的中间位置,从顶端拉下了一扇雨帘,正好将放置在旁边的快递包裹遮挡其中不至于被淋湿。人性化的设计又一次印证了那些一点一滴的改进。李正提告诉记者,“最开始快递柜的设计并不是这样,使用人提意见,产品反复打磨,终于有了现在的样子”。

  目前井冈山市已实现小区智能快递柜全覆盖。当记者问及设置智能快递柜有哪些成本之时,李正提笑了笑说:“也就是一些电费、柜子费用而已。”看到记者不解,他进而解释:“之所以说没有其他地方的入场费之类,是因为我们搭乘了政府老旧小区改造的东风。”便利居民、柜子外观好看而统一,这让用户和城市管理者都觉得赏心悦目。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当地所有驿站和柜子都不会出现问题。开设在井冈山旅游风景区附近开设取送点的一位店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断抱怨快件越来越多造成的烦恼。因为夏季正是井冈山的旅游旺季,游客较多,对方开设的超市在特定时间点人流较大,买东西与取快递的需求在一天中的营业高峰期做不到二者兼顾,纵使请了临时工帮忙理货还是忙不过来。“有时候一个货架都摆不完所有的快件,不得已会堆到外面”,在超市店主来看,既不卫生,也有碍观瞻。“为了吸引人流”的初衷成了如今的“难以承受”,他极力想把这个“包袱”甩掉。

  未来这部分配送怎么办?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概率会通过设置智能快件箱来解决。

  诚然,井冈山的共配模式也不尽完美,但李正提的尝试却值得肯定,他从微小的改变做起,联结商业、快递与农村,小循环转起来或许有星星之火之势。

上一篇:净利暴跌80%!“快递茅”业绩来了 二股东减持
下一篇:持续投入!研发支出增55%京东物流上半年净亏损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济南快递三轮车首次集中挂牌
服务热线

http://www.ankaradadepolama.com

金宝搏体育,金宝搏官网,金宝搏app,金宝搏下载

网站地图